追尋覺醒年代的云南少年戰士

2021-05-26 10:55
來源: 都市時報數字報
作者:

?

  ■ 昆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光平 周健軍 孫吉祥

  看啊!狂風暴雨中,

  持著那面紅旗的,

  便是我們少年戰士!

  ——李國柱、吳澄烈士

  奮斗百年路,啟航新征程。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近日,由昆明市文史研究館編寫的《少年戰士——云南早期共產黨人播火記》由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省委黨史研究室審核認為:“該書立意很好、視角獨特,觀點正確、史實準確,內容豐富、文字生動,是一部有特點、有質量的黨史著作,也是近年來云南地方黨史成果轉化和提升的一部佳作。”

  “這部30多萬字的著作,是云南黨史學習教育的好教材,是對云南黨史資料的一次新開掘、新發現,為我們展現了大量鮮為人知的史料,梳理了眾多模糊不清的歷史脈絡。”昆明市政府參事室主任、市文史研究館館長、《少年戰士》編委會主任厲鴻華說,“這本書從中共黨史的宏大視角出發,從‘少年戰士’這個點上切入,在選題討論、資料查詢、實地尋訪、文本寫作的過程中,勇于探索,敢于創新,為我們推開了研究云南早期黨史的嶄新窗口。”

  這本全新視角的獻禮之作,使一個個鮮活的少年戰士,被從歷史的瀚海中采擷出來;一段段鮮為人知、可歌可泣的故事,被從塵封的記憶里抽剝出來;一封封令人動容、撼人心魄的烈士家書、遺書,被從沉寂的檔案角落翻了出來……

  一大批云南優秀青年成為早期馬克思主義傳播者

  云南是黨組織建立較早的省份之一,一批從云南走出去和在云南的早期革命者,曾為早期中共黨組織建設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作出重要貢獻,而他們中的大多數,都在血雨腥風的革命斗爭中為了黨的事業獻出了年輕的生命。他們的故事應當被熟知,他們的精神應當被頌揚,他們的歷史足跡,值得我們去踏尋和展示。2020年3月,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和指導下,市政府參事室、市文史研究館組建了云南昆明早期黨史研究課題組,并決定撰寫出版反映云南早期共產黨人奮斗精神的建黨百年獻禮著作。

  課題組認識到,省市黨史部門對云南黨史研究幾十年了,如果再去“炒冷飯”、抄資料,不可能出成果。經過反反復復的網絡視頻交流和會議討論,大家認為,現有的中共黨史文獻大多著重于云南早期共產黨人個人的革命活動,卻鮮有將他們作為一個整體進行研究。而云南籍早期共產黨人的足跡是廣闊的,深深地融入了中國共產黨的輝宏歷程。

  大量資料記載,王復生、王有德、王德三、王孝達、李鑫、張熾等這些走出大山的青年,在革命導師們的指引下,從《共產黨宣言》《新青年》等書刊中,找到改變世界的真理。在那樣一個思想激蕩大浪淘沙的時代,他們堅定地選擇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早期馬克思主義的傳播者,并將馬克思主義帶回云南,引導李國柱、吳澄、艾思奇、聶耳等一大批優秀青年走上了革命道路,為1926年在偏遠的云南創建中共地方黨組織奠定了革命基礎。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羅章龍在《憶云南諸英烈》中寫道:“吾黨多英杰,云南有三王。加盟書記部,亢齋有容光。蓋世勛名在,功德何可量。”這就是早期云南共產黨人為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和發展作出重大貢獻的真實寫照。

  于是,一個新的研究視角躍然眼前。課題組找到了方向,決定從五個方面進行嘗試和創新,站在新的視角總結云南早期黨史,全新呈現覺醒年代云南共產黨人的革命歷程。

  其一,將云南省內外的云南籍早期共產黨人整合為一個群體,融入中國共產黨早期歷史,凸顯云南籍早期共產黨人對馬克思主義傳播、對北京地區高校和地方早期黨組織建設、對早期工人運動和農民運動、對共產國際所作出的特殊貢獻。

  其二,追蹤云南籍早期共產黨人的成長足跡,通過再現這個多數來自云南偏遠地區的青年知識分子群體,面對時代風云,選擇革命之路的歷史。

  其三,突出時代背景和成長環境對云南早期共產黨人的影響,揭示云南省立一中是怎樣成為革命搖籃,造就了中國共產黨一批早期成員的“紅色現象”。

  其四,揭秘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講述毛澤東、 李大釗以及魯迅與云南早期共產黨人的交往,以及對他們革命人生的重要影響。

  其五,展示中共云南地方黨組織對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建黨歷史的貢獻,講述中國共產黨第一部少數民族綱領、第一個少數民族支部是如何在云南邊疆少數民族地區誕生的。

  云南早期共產黨人創造了多個“第一”

  明確了研究視角,還要走出傳統思維的束縛,找到獨特精準的切入點,才能使研究成果得到深度呈現,使這部獻禮之作獨樹一幟。為此,課題組不斷思考:在20世紀初,偏遠封閉、文化落后、少數民族眾多的云南,為什么成為中國共產黨活動和建立黨組織比較早的省份之一呢?為什么會走出這樣一批站在革命潮頭的新青年?

  課題組的答案有三個方面。一是滇越鐵路改變了云南。1910年,滇越鐵路正式通車,云南成了中國西南內陸距出海口最近的省份。來自歐洲的科學與民主思想也進入云南,一批覺醒的知識分子走上了探求真理的道路。

  二是近代教育帶來的變化。1911年,昆明及周邊有262所小學。1912年,省會中學校改名為云南省立第一中學兼英法文專修科,向全省招生。一批優秀學子從云南各地考入省立一中,接受了新式教育。1910年,云南首次開辦的女子職業學堂,讓一批過去深藏在閨中的女孩走進學堂接受教育。這在當時的昆明無疑是一次重大的社會進步。

  與此同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交通大學等中國第一批大學興起,一批優秀的學子考入大學走出云南。資料顯示,從1911年至1938年,云南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共2575人(不包括軍校)。不少人成為第一代共產黨人。

  三是革命火種的傳播。大革命時期,一批從云南走出去的早期共產黨員回到云南,將革命火種帶到家鄉,逐漸形成燎原之勢。

  圍繞這些思考,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少年戰士》編委會副主任楊亞倫先后10多次去省圖書館,借閱了《中國共產黨云南歷史》《云南黨史研究集刊》《云南文史資料選輯》《戰斗在北大的共產黨人》《云南英烈大典》等數十本書籍,并搜集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上海交大校史館、南京雨花臺烈士紀念館相關史料,到省檔案館查閱云南早期共產黨員的相關史料。在很短的時間里,他潛心閱讀了1000多萬字的資料,還做了幾千字的卡片。有時為弄清一段史實、一個人名,還要三番五次打電話向黨史專家請教。

  他感覺自己漸漸融入了那個熱血沸騰的時代,中共黨史上的云南革命者一個接著一個地跳入眼簾,他們創造的一段又一段奇跡,被從歷史的洪流中“打撈出水”——從北大 “亢慕義齋”中國最早的馬克思學說研究會,走出最早的共產黨人王復生、王有德、王德三、劉平楷、王孝達;從巴黎“旅歐中國少年共產黨”,走出最早的黨中央出版局書記張伯簡;從水木清華,走出 “清華最有光榮的兒子”、美國共產黨中國局第一任書記施滉;從省立一中走出艾思奇、柯仲平、張天虛、楚圖南等一批20世紀初的文化名人,從“云南青年努力會”走出云南本土最早的共產黨人;從廣州農講所經毛澤東所長親筆推薦,走出最早在少數民族地區開展農民運動的李鑫、周霄、陳能新、鄔光璧、施瑞林等10位云南人;從南昌起義走出最早創建革命軍隊的張熾、楊青田、趙镕等云南籍共產黨員……

  這些資料醒目地告訴我們,創造了這個時代奇跡的,正是一群為信仰而生的年輕人。猛然間,楊亞倫找到了“少年戰士”這個切入點,并很快列出了寫作提綱。提綱一經拋出,就得到了課題組的認可,大家的激情被點燃了。“我們是少年戰士!我們不能再忍受這樣殘酷的痛苦,在紅焰與烈火中征示著我們的前途……”在課題組討論會上,大家情不自禁地朗誦起李國柱烈士那熱血澎湃的詩句。在此基礎上,課題組統一了思想,明晰了思路,確定全書結構分為青春之歌、英雄之歌、紅旗之歌三個篇章,并配以大量烈士詩歌、遺書,用以烘托和再現當年那段血雨腥風、壯志未酬的歷程,為廣大黨員干部群眾在學黨史的過程中,認識到云南早期共產黨人為中國共產黨的建設作出的重大貢獻。

  云南籍少年戰士是早期中共黨組織建設的重要參與者

  “在圖書館,我們拂去幾十年的塵埃,用顫抖的手打開一本本黨史書籍;在檔案館,我們一遍遍檢索著早已沉入史海的人物檔案。”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少年戰士》編委會副主任王曉潔說,“討論選題和方向定位的過程使我們對全書的編寫有了信心,而查閱文獻、史料和實地尋訪調研的工作,更是讓人興奮。大量塵封已久的史料被發現,很多感人肺腑的事跡,特別是少年戰士們在全國各地的故事被呈現,一些碎片化的資料得到了系統整理,極大地提升了這本書的歷史價值。”

  課題組成員們泡在“史海”里,深度挖掘云南早期共產黨人的史料,查找了很多冷門的書籍。

  在省檔案館,在翻閱民國時期的檔案時,課題組發現了上世紀20年代初當時云南省教育廳給北大的一些公函,里面有張永和的學費來往的公函,還有張經辰的學費補助的來往公文。這些是非常珍貴的史料。

  課題組這次還有一個重大的發現,就是在羅章龍回憶錄《椿園載記》中找到了北大馬克思學說研究會成員名單,并且首次發現被遺漏的云南學生劉少猷,就是劉平楷。在北大馬克思學術研究會19位創始人中,有兩名云南人王復生、王有德,后來王德三、王孝達、劉平楷加入。研究會為中國共產黨的建立進行了理論和組織準備,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性貢獻。過去的黨史把云南人劉平楷忽略了,對云南人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宣傳不夠。這次挖掘出來,填補了云南黨史研究的一個重要缺憾。

  在寫云南第一位女共產黨員吳澄時,王曉潔查閱了《中共昆明地方史》《昆明英烈大典》《云南英烈大典》《先驅——紀念李國柱100周年誕辰》《吳澄烈士略傳》《光輝歷程——中國共產黨地下斗爭二十四年》等資料,還把《云南文史資料選輯》和《昆明文史資料選輯》里面的有關內容作了“地毯式”搜尋。為了確保資料的真實完整性,她多次到云南省委黨史研究室,向研究吳澄和李國柱的專家余紅請教,余老師提供了很多線索,并把自己撰寫的《碧血兒女李國柱吳澄》提供給了課題組。

  市政府參事、二級教授、《少年戰士》撰稿人楊國才在翻閱趙俊清所著的《周保中》一書時發現,有一些資料是云南和全國各地學者沒有用過的。如1928年11月,組織決定派周保中去蘇聯學習,12月,周保中把妻子、幼子、弟弟送上新華輪繞道中國香港經越南回云南。周保中到蘇聯幾個月后,在舊報紙上看到新華輪失事沉海的消息,悲痛欲絕。楊國才說:“這個資料,我在云南出版的書籍文章中沒有見過,就連周保中紀念館也沒有這段歷史資料的展示。”

  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大家深切地感到了進一步用事實印證資料的迫切性。為了再現吳澄烈士的真實事跡,王曉潔在寫作過程中突然想起她大學時的同學、吳澄的親侄女吳小蕓。“我從吳小蕓的回憶中,挖掘到吳澄的家庭和生長環境對她剛強性格的影響,在寫作《無畏的吳澄》時,我力求遵循史跡線索,讓一個真實的吳澄躍然紙上。”王曉潔說,“按照最初的寫作大綱,沒有吳澄與李國柱的生死戀這一內容,當我從吳小蕓那里聽到吳澄走上刑場時懷有6個月身孕時,一幅紅色戀人生死戀的畫面浮現在我眼前,我要求增加了這一篇內容,讓這個真實故事詮釋云南早期共產黨員對黨的忠誠。”

  市政協原副主席、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少年戰士》編委會副主任汪葉菊說:“革命烈士趙祚傳是楚雄大姚人。他的孫女是我的同事,我專門去采訪她,她給我講了很多鮮為人知的故事。應該說,我們沒有從材料來到材料去,我們是經過深入研究的。”

  2020年9月,課題組在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勝利的情況下,到大理、祥云、賓川、洱源、劍川、龍陵、騰沖、大姚等地,走訪王復生、王德三、王孝達、周保中、趙镕、施滉、張伯簡、李鑫、艾思奇等早期共產黨員的故居,與當地黨史部門和先烈后人座談交流,追尋云南早期共產黨人足跡,探尋他們的思想變革之路,發現了多年來云南黨史研究中缺少的史料和圖片。

  之后,課題組還到尋甸、東川等地追尋紅軍長征過昆明時的史跡。帶著調研尋訪的成果和思考,課題組又集體前往云南省檔案館、云南省博物館,尋找到一批此前鮮為人知的檔案文獻補充進書中,使全書全面、真實、生動地再現了云南第一代共產黨員的革命歷史,記錄了云南早期共產黨人的青春之歌,極大地豐富了云南黨史研究的內容。

  只有感同身受才能薪火相傳

  云南早期共產黨人中,有不少人從小家庭殷實,如王復生、王德三兩兄弟,出生在祥云縣一個耕讀世家;吳澄的父親吳錫忠是晚清赴日留學生,回國后在云南省會中等農業學堂任校長;趙祚傳的祖父趙寅階乃清朝甲午科進士,父親趙竹村是當地聲望頗高的舉人;艾思奇的父親李曰垓是護國起義的元老……如果他們繼承父輩的家產,可以過養尊處優的生活,為什么他們要選擇革命?

  在昆明市文史研究館編寫《少年戰士——云南早期共產黨人播火記》的過程中,課題組不斷思考,并被先烈“革命理想高于天”的精神打動。

  “先烈們為了崇高的理想和信念,拋頭顱灑熱血也在所不惜。在寫這些烈士故事的時候,時常淚如雨下,不能自已。每寫一位同志、一位革命烈士,心靈都會受到極大震撼,不由自主地敬佩他們,流著眼淚書寫他們。”這是汪葉菊館員的心聲,也是課題組成員共同的感受。大家由衷地感慨:“ 當年先烈們為了理想而獻身,今天我們為傳播他們的獻身精神而奮斗,這是一種信仰、一種責任!”

  據當時中共中央出版刊物《布爾塞維克》統計,1927 年大革命失敗以后,云南被捕同志達300余人,被殺害、失蹤達 120人以上。而這些英勇犧牲的云南籍共產黨人,平均年齡僅有20多歲。“這是當時的青春風暴,他們都是很年輕的戰士,不惜奉獻自己的青春,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來從事這樣一種崇高的事業。”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少年戰士》撰稿人鄭千山說,“在寫作的過程中,我們總是充滿了敬仰,充滿了對這些先輩的無限懷念。”

  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少年戰士》撰稿人朱凈宇在大理祥云縣走訪“三王”故居的過程中,感觸很深。他說:“他們幾乎都是書香世家,特別是王復生,從他寫給父親的家書可以看出,他受傳統文化影響很大,在革命思想的引領下,王復生還秉持著‘兼濟天下’‘留取丹心照汗青’這樣的優秀傳統文化。在寫作過程中,我無時無刻不被這些少年戰士所感動。”

  為了確保全書采用的歷史資料真實可靠,書稿完成后,厲鴻華主任帶著書稿,多次登門求教云南省黨史專家王元輔,把住信史關,同時邀請6位省內資深的黨史專家組成評審組,對書稿進行嚴格審核。《少年戰士——云南早期共產黨人播火記》正式出版后,昆明市文史研究館認為,有責任將云南早期黨史研究成果通過錄制視頻和講課方式全方位傳播,讓更多的云南人了解先烈們的初心。目前,《黨史開講啦》微黨課系列視頻已經錄制完畢即將開播。各種形式的培訓、宣講也正在全面開展。

  昆一中的前身為云南省立一中,被《少年戰士》譽為“紅色搖籃”,走出了40多位早期共產黨員。為讓在校學生不忘初心,牢記革命傳統,汪葉菊、厲鴻華、鄭千山受邀到學校,為同學們講述少年戰士的事跡。“學史明理、學史增信、學史崇德、學史力行。通過講黨史,讓青少年知道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到強起來的輝煌歷程,能夠幫助他們增強民族自尊心、自豪感和自信心,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汪葉菊認為關心下一代的成長,是一項很重要的工作。

  “現在已經不需要青少年拋頭顱灑熱血,但需要他們好好學習,增長本領,一代一代地把革命旗幟傳遞下去。”昆明市委黨史研究室一處原處長、《少年戰士》編委會副主任陳國勇無不感慨地說,“《少年戰士》寫出了云南早期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寫出了他們的革命理想,真實準確、生動感人,很有可讀性。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背景下,這部獻禮之作一定能讓青少年了解更多、更新的云南黨史知識,從中得到啟示,受到鼓舞,獲得精神力量,傳承好革命先輩的紅色基因。”

1984年清明,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政府為王德三、吳澄、馬登云三位烈士舉行遷墳儀式

云南第一位女共產黨員、云南黨組織第一任書記吳澄

云南籍第一位共產黨員、北大馬學會發起人之一王復生

云南省內第一位共產黨員、第一任團省委書記李國柱

云南各界聲討李宗黃的大會宣言及相關報道

云南革新社刊物《革新》

1927年5月,王復生、李鑫、趙祚傳、黃麗生等6人在獄中合影

相關鏈接

01009011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173076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_免费黄片视频在线观看201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