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培元:書寫鄉村振興的過程中,作家始終要“吃透生活”

2021-03-29 16:57
來源: 澎湃新聞
作者:

  

  在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勝利的當下,不久前發布的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對于新發展階段優先發展農業農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作出了總體部署,為做好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三農”工作指明了方向。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許多作家活躍在創作現場,也浸染于火熱的生活。作為一部以鄉村振興為切入點的長篇小說,國務院參事、作家忽培元的《鄉村第一書記》自問世以來,引起評論界和廣大讀者的強烈反響,《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媒體以專訪、評論等形式進行多次報道。由中國作協舉辦的《鄉村第一書記》研討會上,評論家認為,作品在“廣闊的家國深思之中更是對土地和人民的貼近”。迄今,該小說已發行十多萬冊,被譽為“是一部多側面塑造新時代共產黨員新人形象的具有教科書意義的優秀文學作品”。

  作為獻禮建黨百年之作,由小說改編的34集同名電視連續劇《鄉村第一書記》即將在央視播出。該劇立足現實,全景式展示農村脫貧攻堅和鄉村建設,思想性與藝術性并重,謳歌了“派駐鄉村第一書記”這一培養合格黨員領導干部的重大戰略舉措,塑造了白朗、劉秦嶺、石堅、王石子、姜戰斗等一批年輕共產黨員和復原軍人的高大形象。故事情節真實曲折,感人至深,形象化地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命題。

  記者:電視連續劇《鄉村第一書記》以你的同名小說為藍本改編,改編后的劇情是否與原著一脈相承?

  忽培元:小說《鄉村第一書記》改編同名電視連續劇,是原原本本地按照小說進行改編的,遵循了小說中兩條重要線索,突出了小說脫貧攻堅的重要主題,同時著眼點不僅僅在于脫貧攻堅,更立足于干部培養的高度,可以說是開啟鄉村振興的破題之作。這兩條線索不同于一般的脫貧攻堅題材,也被認為是全面體現黨的十八大以來新發展理念的重要作品。導演高希希在劇本創作和排演過程中嚴格尊重原著,進行了一次成功的改編。

  當然,電視連續劇與小說有藝術門類上的區別,會做一些必要的情節延伸、人物增刪,但是主要人物和主要情節,以及整體小說創作的典型環境、典型人物都呈現在了熒屏上,這一點令我感到很欣慰。

  記者:身為原著作者,劇中的第一書記白朗身上,是否也有你當初擔任農村支部書記的影子?

  忽培元:我在一些場合也講過,白朗在生活中的原型首先是我自己。上世紀70年代在農村插隊時候,我曾擔任支部書記,對農村農民和農業有親身的體驗,長達五年的生活和工作經歷,使我對農村建立了深厚的情感,也對農民有深刻和真切的理解。小說雖然寫的是當下,但是在寫的過程中,調動了我在這方面的長期積累,包括后來參加工作在縣里和市里,我一直分管三農工作,長期搞調查研究,注重對三農問題的調研,不斷跟進農村的現實發展情況,這些都對小說創作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記者:其實許多人也是在城市磨礪了多年后,以回到鄉村“尋根”的方式,才找回了自己的精神原點。

  忽培元:對,以我自己為例,過去因為常年在祖國大地上奔走,老覺得自己沒有精神家園和歸屬感,甚至睡覺時常會夢見自己的床在空中飄著,落不下來。前兩年我回了一次故鄉大荔,發現自己的童年記憶一下煥發出來。其中印象很深的,是正逢大荔農民豐收節,我在開幕式上誦讀祭文。當面對生我養我的黃土地恭敬誦讀的那一刻,我一下就有了歸屬感。我的鄉情鄉愁也都有了具體的指向,并不空泛,這也是鄉村給我精神上的滋養,對一個作家來說,這一點非常重要。

  記者:在鄉村振興的過程中,大家越來越熟悉于青年黨員力量為主的鄉村第一書記(也是你作品中的主要書寫對象),這一青年干部的鍛煉培養方式其實很多年前就有,為什么在當下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忽培元:中國農村的情況千差萬別,這也決定了第一書記這項工作制度在不同的時期面臨著不同的挑戰。的確在一個階段里,類似的工作方式雖然已經存在,但在大量、巨細的工作現場,能夠發揮的作用不一而論。為什么?這與大環境有很大關系。黨的十八大以來,黨要管黨、從嚴治黨,注重發揮黨支部和黨員干部作用的大環境和大風氣,為鄉村基層工作注入了很大活力。現在在農村,已經形成了普通黨員干部帶動群眾致富,并形成制度化的一些做法經驗,也逐步成為一種新的制度設定。如《鄉村第一書記》之所以發行以后被列為干部培訓教材,就是因為書中寫了大量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和工作方式,這些都不是作者腦子里虛構出來的,而是來自調查研究和生活實踐,來自包括作者本人在內的大量鄉村第一書記的生活源泉,所以能管用、能解決實際問題。

  制度化的設定,能夠保證干部不脫離群眾,改變過去“三門干部(家門——校門——機關門)”不接地氣、缺乏和生活實踐,和對于群眾感情、群眾思想、群眾需求都了解不夠的情況。可以說,第一書記的制度大大改變了這個局面。

  記者:在《鄉村第一書記》出版后,是否也收到了來自基層干部的反饋?

  忽培元:有很多反饋和共鳴。這本書的讀者群首先就是許多鄉村第一書記,像河南、寧夏等省和市縣都是鄉村第一書記人手一冊。在一些大學里,我也接觸到許多有志于為鄉村振興出力的讀者,為他們將來走向社會指出一條路。在鄉村振興過程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著力加強基層組織建設,發揮黨支部戰斗堡壘作用,向貧困村、軟弱渙散村和集體經濟薄弱村選派第一書記,這也是我黨對于干部成長方式方法的一種制度化設定。可以說,之所以要寫這本書,一個重要原因和著眼點也是在于讓更多人進一步了解我黨鍛煉人才、培養干部的一種方式和制度。

  記者:其實關于脫貧攻堅和關于鄉村振興的書寫中,我們更多見的是一種記錄式和具有反思精神的書寫,但另一個角度而言,是否也期待一種提供解決問題的思路、提供探索方向的書寫?

  忽培元:在鄉村振興的偉大事業中,文學開拓了一個大有用武之地——以豐富的鮮活的實踐,為作家們提供了大量典型人物和素材,也為我們反思農村發展道路和制定政策上的成敗得失提供了很好的案例和討論的氛圍。更重要的是,在大量對農村現實事件的描寫過程中,可以發現很多可以解答現實問題的、具有典型示范意義的做法。

  記者:鄉村第一書記這本書在這一方面有很充分的體現,所以也被評論界認為是“當代《創業史》”。

  忽培元:的確,可以說這部作品也在一定意義上從文學角度拉開了鄉村振興的序幕。比如在如何發展經濟和保護環境結合方面,小說里有一整套的辦法。去年兩會期間,總書記就曾經親自過問關于農村垃圾處理的情況。其實在實際的農村工作中,廁所問題在農村發展中是個不容忽視的問題,許多從旱廁到水廁的改造其實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環保問題。在書中,我從自己的實際經驗出發寫了關于沼氣廁所的改造,從根本上解決了農業的“下腳料”問題。從另一個層面而言,“廁所革命”其實就是一種示范寫作,從寫作內容上回答了很多實際中難以解決的問題。像這樣的亮點,小說中還有很多。

  記者:指向當下的書寫,和回望式的書寫是否會有行文上的差異?

  忽培元:從寫作角度出發,寫過去和現在的確存在不同的側重點。在我看來,文學創作中既要有側重于反思的部分,也要有關于經驗的思考和探索。當然文學不是政論,也不是簡單的歷史,是靠具體形象說話的,也要有思想的主題。對于現實書寫來說,作家始終要深入生活,感悟生活,把生活吃透。真正好的作品是將生活本身進行提煉、概括和典型化,本質上和歷史邏輯是相通的,和現實發展的趨勢是一致的。只靠主觀臆斷和過于人為設置的寫作,容易背離生活,因此我還是主張作家要深入到火熱的生活,深入到千百萬人從事的偉大的生活中去。在這其中,即使寫小商小販,也要有大江大河中的浪花、波瀾和潮流涌動,才能站得住腳,才能具有歷史性、場景性。不然,很快會像泡沫一樣,被歷史潮流打得粉碎。

  記者:事實上,曾經在農村任職的經歷,為你的書寫提供了扎實的素材和基底,同時這其中是否也存在一種反哺的關系?

  忽培元:的確如此。過去我當過農村支部書記,長期以來也和延安市寶塔區川口鄉川口村保持著密切聯系,關注著他們的發展情況。在寫作之外,我也更多參與到鄉村振興的過程中,同時也把自己的情感和經歷融入其中。接下來,我準備在我的故鄉陜西大荔縣安仁鎮“忽家巷”長期扎根。我家鄉的發展,是能夠典型折射這些年來農村的發展的一個地方。我正在籌劃,將自己位于家鄉的作家書屋建成一個農民書屋,讓那里的農民有書可看,并給他們進行文化輔導,也希望能更深入地在他們身上感受鄉村振興的變化和時代脈搏。

  記者:文學始終與生活緊密貼合,也深度參與著社會的發展。在你看來,朝向未來,具有發展性的鄉村振興主題書寫還需要具有怎樣的面貌?

  忽培元:觀察生活、體驗生活還是投身生活,這對作家來說是不同的選擇。站在一旁觀察是一種感受,體驗也是一種感受,但當投身生活,成為一個生活者時,作家對所反應的對象,和所要寫的生活會有另一種熟悉的程度,另一種情感和表達方式。這其中所指向的不是技巧問題,而是掌握生活、深入生活的程度問題。這對鄉村書寫者提出了一個很高的要求,但也是起碼的要求——要有自己的生活基底。

相關鏈接

01009011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088591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_免费黄片视频在线观看201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